今天陪爸爸过个温暖的节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22-06-18

  除夕吃团圆饭的时候,父亲特意拿出了一瓶他藏了多年的酒。待一家人全部坐齐,他满满地斟了一杯,接着就美美地咂了一口。此时,我鼓起勇气,从厨房里拿来两个杯子,放在我和弟弟面前,从父亲那里抓起酒瓶,一人倒了一小杯。做这一切的时候,父亲一直看着我,眼中闪着惊喜与希望。弟弟似乎也完全理解了我的意思,和我一起站了起来。吭哧了半天,我小声说:“爸爸,我们敬你一杯酒。”父亲二话没说,一口就干了,不知道是喝得太急了还是什么原因,父亲都呛得咳嗽起来,眼泪都呛出来了。母亲急得直喊:“你急什么啊,又不是在外面喝酒。”父亲一抹嘴巴,又一抹眼睛:“喝呛了,喝呛了,眼泪都呛出来了。”虽然“呛”出了眼泪,但我分明看见,父亲的眼角眉梢都是笑呢。

  进入夏季,天气渐渐炎热起来。太阳像个大火球,炙烤着大地。人们不愿意出门,都想在阴凉处待着。

  到了傍晚桥头及河堤两岸才有人来人往,有说的笑的,唱的舞的,跑的跳的,还有叫卖吆喝的。河中有人在欢快地游泳,全然不顾岸边“戏水危险”的警示牌。堤坝上更多是步行的人,他们或单人独行,健步如飞,或三五成群,闲庭信步。

  由于父亲年老,我们则是随意慢行。河堤北岸有一段路宽敞平整。这时我会有意倒行逆走,让老父亲帮忙看路况。父亲总是尽职尽责,目视前方,时常提醒我避让车辆行人。

  父亲多年的生活习惯是早上五点左右就要吃早饭,然后开始一天的劳作。于是我带他到小区对面的一家小餐馆去吃饭。

  一进门就看到门口案板上堆着刚切好的面。我毫不犹豫地说,老板,下两碗面。然后又端了一笼小笼包。

  门口的案板上有六七个小菜摆在那里,有炒藕丁、豆角、包菜,几样腌菜,我问能不能吃。老板说当然可以,你自己随便取啦 。

  熟悉的乡音,没有卷舌音鼻音边音,跟江汉平原一样平和舒缓的调子,这是我回老家时喜欢和人说话的原因。

  我用小碗挟了一些菜,放在桌子上,热腾腾的包子也上桌了,我催父亲赶紧吃。待面端过来,便找老板要了一只小碗,舀了一碗汤,加了几筷子面,其余的都给了父亲。

  父亲今天从老家过来了,我们很是高兴,父亲很少到市里来,我和妹妹决定带着父亲上街去给他买件衣服。

  父亲每次从老家过来都是坐客车,在我们老家坐车很不方便,要到离家几里外的乡里才能有车。

  我怀着内疚的心情看了一眼父亲,他正远远走在我们身后,只见他躬着腰慢慢地走着,眼晴里充满着对这个城市的陌生。

  我们领着父亲进了一家专卖店,父亲虽然个子很高,但人却很瘦,又加之试衣服时总是习惯地躬着腰,所以这件衣服穿在他身上明显大了点,我们想让店主再换一件试试,他却怎么也不肯再取。

  我们又带着父亲进了其它的几家专卖店,情况都和第一家差不了多少。为了不让父亲再遭尴尬,我们就带他到另一个市场去,我们很快就在那里买到了父亲中意的衣服,衣服虽然只是几十元一件,但父亲却很满足。

  嘴里连声说着:“这就行,这就行,在老家人们才穿二三十元一件的衣服呢!”不知怎的,看着父亲满意的样子,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,父亲年轻时受了太多的苦。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的生存工具就是一辆架子车,可勤劳的父亲就是用它生生把我们姐妹几个拉扯大的。

  对于父母我们总觉得欠他们太多,尤其是对父亲,我们总觉得他为我们付出的实在太多了,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无法报答他为我们所做的一切。